华师辩论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4|回复: 0

关于论证

[复制链接]

4

主题

4

帖子

18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8
发表于 2021-3-14 06:57:1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#技术贴#  #长文#  #枯燥#
辩论这门技艺,要做得精,一半来自对于辩论的理解,一半来自对于知识的掌握。

AB攻防法是对辩论的理解,可是仅有这些尚且不够。缺了知识,当对面讲出“A→B”,你知道要反驳没有A也有B,可是就是提不出一个“C→B”。同理,知道再多,却不能使用辩论的思维将其整合表达,也难以表现优异。


下面的东西,应是我近一年时间对辩论的新认识。原本是四校讲给小孩听的内容,因缘际会,居然写成了文稿。如此,贴在此处以供交流、备忘。


·关于术语的澄清
如今辩圈所使用的术语,在大多数人口中,是我相当不习惯的。大抵是因为不能反映其真意,为避免引发混淆,现澄清如下:

论证(己方立场),不是写论点的时候所做的事情,而是全场都在做的事。告诉各位我的持方有什么利好,不叫论证持方,只能叫展示利好。双方展示完各自利好,要进行比较。展示+比较=论证持方。

判准,不是写在立论稿里面的一句话,而是一个合理的论证方向。很多辩手都经历过这种尴尬:不知道怎么写判准,又因为种种原因觉得不能不写,所以在立论里添上一句废话,对于讨论毫无帮助。真正有用的判准大致可分为两类,一类本质上是“给利弊加权”,一类本质上是“定义的重新诠释”。后文详述。

各式攻防,不论拆解、削弱最终都会落到“比较”两字上,亦可称作“交锋”。一切交锋的目的,都应是“核心争议的解决”。什么叫核心争议?或许应当理解成“当前最应该解决的分歧”。随着比赛的进展不断变化,判断哪一个争议最重要的能力,被称作大局观。此事不太容易定义,我试举一例,供各位体会。

正方:旅游业对海洋生态保护利大于弊
反方:旅游业对海洋生态保护弊大于利

正方论点:旅游业挣钱,用于海洋垃圾治理
反方论点:旅游业发展,影响了生物多样性

双方利好各自展示完成,但由于双方在聊的是不同方面的事情,难以评判高下。如若双方均无力挑战对方利好。此时双方的核心争议均在于“对于海洋生态保护,垃圾治理和生物多样性何者更重要”

若正方成功证明了垃圾治理更重要,则它成功构建了这场比赛的判准,为双方下一步的论证指明方向。(因为对于海洋生态保护来说,治理垃圾更重要,所以我们应当着重论证,旅游发展对垃圾治理的利弊如何,这就是“给利弊加权”)此时,正方解决了现有核心争议。

突然,反方灵光一现,开始攻击旅游业的盈利难以投入垃圾治理,此时对于正方来说,重点在于举证“旅游业盈利有多少可以投入垃圾治理?”,而对于反方来说,能够重新构建判准自然好(证明生物多样性的保护比垃圾治理更重要),无法重新构建,也应当试图在判准上打平(两者一样重要)。进一步削弱乃至拆解正方在垃圾治理上的利好(延伸盈利不能用于治理的下一步攻防,或提出新攻击)。





·论证的门槛
执中学长讲:论证的门槛,是对手给的。深以为然。论证成功,即意味着论证没有被击破。对于白纸裁来说,能击破论证的是常识和另一方的攻击。对于社会裁,无非是加上心证。

不仅竞技辩论如此,科学和法庭亦然。一切论证,都是排除合理质疑。法庭上我要证明自己的清白,需要给出“不在场证明”。合理的质疑是,你的这个不在场证明可以通过XXX(某一现实可行方法,详见各类推理小说)达成,不合理的质疑是“你可能会影分身”。排除一切合理质疑,我们会说,这个不在场证明成立。同样的,为了竞技的公平,在辩论场上我们只是重新定义了“合理”,只有常识和对方的反驳被视为“合理的质疑来源”。

因此,所谓“好的论证”,永远离不开比较,离不开交锋。

一般的辩题,构建己方的利好并展示,不难。难的事情是,我们的利好和对方的利好,怎样作比较。两种方法:要么尽力拆掉对方所有利好,要么尽力证明我方利好(所牵涉的方面),比对方利好(所牵涉的方面)更重要,也即构建“本质是给利弊做加权的判准”。当然,这两条路径自是并行不悖。

此外另有一种利弊比较,恰好是处在同一方面(如:旅游业利润可以用于海洋垃圾治理/旅游业发展将产生更多海洋垃圾),不必费心思去找什么“判准”,因为双方本就在比较同一件事,后续比较不过就是本能与计算而已,不述。

辩手需要构建“本质是给利弊做加权的判准”,往往因为辩题中的利弊比较太宽泛。诸如是否有利于XX的发展,是否有利于XX的成长等等。影响XX发展或成长的因素实在太多,不能穷极,必须抽其最重要的一个,加以论证。这是正确的逻辑顺序。而在辩手的思考过程中,则不然。辩手要先找到自己持方优势的方面,再尽力说明,为什么这个方面是更(最)重要的。


·常识的打破

关于“本质上是给利弊做加权的判准”,我自认上文已经讲清楚了。下面来聊“本质上是定义重新诠释”的判准。这个世界上,有些事情的定义是没有诠释空间的,比如“海洋生态”(旅游业发展对海洋生态保护利弊如何),比如“化学阉割”(应不应该对强奸犯进行化学阉割)。可是还有相当一部分事情的定义,在常识之外,是有诠释空间的。比如“爱情”(爱上人工智能算不算爱情),“正义”(以暴制暴是不是正义),乃至“科幻电影发展”(中国科幻电影发展更依靠投资/热情)。在这些题目中,给原有常识的概念以新的合理诠释,是重要且亮眼的做法。诠释之前一个辩题有它常识上的论证方向,诠释定义,给出新标准,也就是新的论证方向。

以暴制暴这一题,在形式上最为简练。它几乎直接在要求双方讨论“正义的定义是什么”。

爱上人工智能算不算爱情,提供的选择多一点。正方可以论证人工智能应该被当做人来看待,也可以论证,单方面付出的爱也叫爱情。第二种论证思路转化成辩题的表述就是“单方面付出的爱叫不叫爱情”,正方要论证,这叫爱情。当然这件事不容易。

中国科幻电影发展更依靠投资/热情,提供的选择更多一点。但其中有一条路,依然是诠释定义,构建判准。

正方要把科幻电影发展诠释成,从电影制作到各类周边的电影产业的发展。那正方的判准就是:投资和热情何者对孵化完整的电影产业链更有帮助。这对正方比较有利。
反方要把科幻电影发展诠释成,电影本身质量的提升。那反方的判准就是:投资和热情何者更有利于情节优秀的科幻电影的出现(避免上海堡垒)。这对反方比较有利。

这是双方的主张,如何比较谁的诠释更应该被采信呢?

双方此时比较的所谓“什么才是科幻电影的发展”,实质上是比较“何者才是更好的电影发展”,或者说“我们期待科幻电影向什么方向发展?”

我们期望科幻电影商业化为大众制造出更多视效大片?还是期待科幻电影保持艺术性,讲好每一个匠心独运的故事。这叫价值的对冲。每一种定义的诠释背后,都是如此。

正方还可以继续讲,不孵化电影产业的价值绝不仅仅是为了量产视效大片、爆米花电影。一个稳定的产业链,才能让有才华的人稳定输出自己的灵感,而不是在为爱发电的过程中消磨自己。这叫价值的延伸。

所以正方的陈词要这样讲:

他方说,只有有热情的人,才能真正做出好电影。我方承认。可是我方认为电影的发展,不是某一部或某几部好作品因为运气好而成型。我方承认热情在流浪地球这部影片制作中的作用,但对方也应该意识到它的成功是不可复制的。我方不想看到一代人耗尽青春书写了科幻电影短暂的辉煌,而后来者却因他们悲惨的处境望而却步。
所以我方认为真正所谓电影的发展,是产业链的完善。只有完善了产业链,才能更好的孵化作品。相比于高呼为爱发电,让无数优秀的科幻电影从业者在艰难的环境里创作,不如帮他们构建一个完善的产业链,让他们在其中恣意挥洒灵感。这才是今天科幻电影应该走的道路。在这条道路上,我们确实更需要投资无疑。

而反方的陈词要这样讲:

他方说想要给科幻电影从业者一个美好的创作环境,可是他方不知道这种良好孵化环境的代价就是创作被阉割了。因为资本有增殖的需求,所以快速变现才是所谓产业链孵化的本质。即便产出的不是上海堡垒这种烂片,也最多是差强人意的爆米花电影。因为资本不会给我们雕琢的时间。花十倍的钱打磨一部好电影,不如用同样的钱拍十部不太烂电影。后者更赚钱。所以他方畅想的电影行业欣欣向荣,从来都不是电影的发展,而是资本的扩张。真正杰出的作品,其创作历程往往是艰苦的。
既然电影号称自己是第七艺术,那我方希望它有自己最后的尊严,用优质的作品而不是资本的流量,证明自己的进步。我方不希望科幻电影的从业者一直艰苦下去,可是我方愿意肯认他们的热情,是这个科幻电影发展的不竭动力。

竞技辩论中,价值比较的方法往往就是如上两段,把价值的对立还原成新的利弊考量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华师辩论论坛

GMT+8, 2021-4-19 02:23 , Processed in 0.059898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